用戶名/手機號

密碼

注冊 忘記密碼?
互聯網精英們很不爽 但川普入選總統可是互聯網一手造成的
來源: | 作者:正越科技 | 發布時間: 2016-11-11 | 420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
本次美國大選塵埃落定后,許多人感到了巨大的落差,那些對希拉里勝選信心滿滿的選民怎么也無法接受這一結果。但這確實就是現實,這些無法理解選舉中出現“大反轉”的選民只是被社交網絡蒙蔽了雙眼,他們平時在社交網絡上看到的所謂“真實世界”其實只是“言論濾泡”過濾出的幻象而已。

特朗普拿到270張選舉人票勝出后,一位科技公司高管在我身邊問道:“你說說,這次大選是不是Twitter一手把特朗普抬進了白宮?”

其實答案很明顯,大選又不是Twitter辦的,是大多數美國人選擇了特朗普,不過反思本次大選時我們又不得不將互聯網的影響考慮在內。畢竟選前Facebook和Twitter上流傳著各種假新聞,而維基解密的郵件也讓我們見識到了所謂“真相”對大選的影響,科技平臺確實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塑造當今的大選。

對于科技界領袖來說,現在要是沒有影響力平臺,不理解算法的威力,不愛在關鍵事件中發言,恐怕出門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

硅谷的狹隘割裂了它們與普羅大眾的聯系

作為Y Combinator合伙人和Twitter創始人,賈斯汀·坎恩深知硅谷中普遍存在的狹隘心態,這種心態的存在遮蔽了科技領袖們的目光,他們很難理解普通人投票時的心態。

其實硅谷人的狹隘早就根深蒂固了,就拿自動駕駛車輛來說,它們用技術革了出租車和卡車司機的命,但硅谷人卻做了甩手掌柜,根本不考慮此類車輛普及后這部分普羅大眾到哪去養家糊口。

“這些人是不是未來會丟工作?他們肯定會變得很憤怒吧?在投票時這部分力量絕對無法忽視,因此我們必須要找出一個建立包容性社會的好途徑?!笨捕髟诶锼贡镜木W絡峰會上說道。

就在無數美國人焦急等待這場歷史性大選的結果時,科技界的精英們卻齊聚里斯本討論科技的未來。

你看到的內容只是自己內心的倒影

風投公司LocalGlobe合伙人克萊恩認為互聯網正在走向封閉,用戶看到的都是他們想看的,聽到的也是他們想聽的,所謂中立的社交平臺上早就沒了不同意見生存的土壤。

“社交圖譜的‘本性’決定了它就是一張三觀相同人建立的網,”克萊恩說道?!斑@就意味著,你時間線上出現的內容必然不會與你意見相左?!?

現在,唯一能體驗美國人心中苦楚的恐怕就是剛剛選擇脫歐的英國了?!捌鋵崯o論在大選中站在哪一邊,大多數選民都對自己的選擇深信不疑,因為他們的社交平臺上必然充斥著各種‘有利’消息?!笨巳R恩說道?!八麄兌加X得自己這一方必勝無疑,但卻忽略了其實對方陣營也是這樣想的?!?

社交平臺缺乏責任感

克萊恩認為,像Facebook這樣的科技公司,總是會把自己當成一家寬帶提供商:它們只是管道,而決定人們看到什么的是算法。

“在運營中,沒人會給用戶安排個意外發現或不同的觀點,”克萊恩說道?!吧缃黄脚_不愿從‘人’的角度為用戶展現那個真實的世界?!?

Facebook就是這樣想的,它們覺得自己不是一家媒體機構,因此在內容的把關上自己沒有任何責任,但事實上它們已經是用戶接收新聞和觀點的重要平臺了。

在里斯本的網絡峰會上,Twitter扮演的角色也成了人們討論的焦點。

“如果你了解Twitter上的水軍,就會知道它們在影響人群看法上的威力,這些家伙已經失控了?!盧adius公司CEO施拉茲在討論會上說道?!皩τ趨⑦x人來說,弄出幾百萬個馬甲簡直輕而易舉?!?

“而且Twitter封號時根本不按常理出牌,讓人感覺它們政治傾向性非常強?!蓖顿Y人龍思達爾補充道。

在一次激情四射的演講中,500 Startups創始人戴夫則表示科技領袖們需要多做自我檢查,因為他們的產品在影響著全世界的人們。

“我們總是將各國領袖放在道德審判席上與嚴苛的道德標準逐條對比,但人們卻忘了這些科技領袖,他們的產品觸及全世界,權力可一點不比特朗普小?!贝鞣蛘f道。

“其實想想就很悲傷,我們硅谷人總是自詡要改變世界,我們本應該更包容,更接地氣,但事實上我們卻非常狹隘、孤立,守著自己的精神烏托邦?!盤assion Capital投資人艾林說道?!叭绻覀冊炝斯ぞ邊s不愿為其負責,那么事情會向什么方向發展呢?”

Salesforce CEO最近就在公司推行了新的改革項目,他認為科技公司應該遵守希波克拉底氏誓言(立誓拯救人命及遵守醫業準繩),以較高的道德標準要求自己。

手握巨大權力和影響力的硅谷確實需要反思,它們在產品研發中必須擔負起應有的責任,積極解決各種問題,并利用技術將逐漸分裂的人類社會重新粘合在一起。

“兩天前,我還在琢磨著下一筆投資要給哪家公司,”坎恩說道?!安贿^經過了大選的洗禮,我認為其中暴露出的問題才是科技界迫切需要反思和解決的,也許這才是我們在大選中的最大收獲吧?!?

小扎的辯解非常無力

不過,對于社交網絡毀掉本次大選的論調,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并不同意,他認為自己的公司并沒有影響選民的判斷。

小扎認為,關于兩位選民的虛假負面新聞都不少,Facebook并沒有偏袒其中一方?!拔艺J為,大選后人們對社交網絡的窮追猛打實在太瘋狂了?!痹瞬裾f道?!叭藗冊诖筮x中沒能投出正確的一票不能全賴在虛假新聞的頭上?!?

不過,最近皮尤的一項調查卻顯示,20%的人會因為社交網絡上看到的內容改變自己的原有立場。而在整個大選周期中,我們見識了太多爆炸性新聞,人們肯定多多少少會受其影響。

無論小扎如何辯解,其實Facebook的信息流已經創造出了“言論濾泡”,我們在社交平臺上看到的言論都經過了過濾,變得越來越單一。如今,全世界使用Facebook的用戶接近20億,可以說扎克伯格已經控制了許多人的信息獲取渠道。

科技界,尤其是社交網絡公司確實需要深刻反思,它們的本意是創造更加積極的連接,而不是成為世界秩序的破壞者。如果科技公司不能意識到自己的真正職責,恐怕這個恐怖的“言論濾泡”永遠不會消失。


請關注微信公眾平臺

一上一下不停运动免费,人禽杂交18禁网站免费,老公从监狱回来第一晚,禁止的爱善良的小中文在线bd